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二十六章 美好的未来再招手(盟主你在想着谁加更O(∩_∩)O)

作品:荣耀的华娱|作者:胖子爱吃炖豆角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07-18 02:41:11|下载:荣耀的华娱TXT下载
  “王砝关。”

  “你来了?写的怎么样?”

  “呵呵,前景一片大好。”

  “这么有信心啊。”

  10号一大早,容耀就来到嗨宁法苑找到了王砝关。

  看着容耀的样子,王砝关都有信心了,感觉不是装的。

  实际上容耀也有信心,因为还算顺利。基本还原了剧情。

  至于时间,老实说容耀不是不想提前,明天就要强制执行,今天即便谈妥,撤销索赔或许也要一点法律程序的时间。太赶了。

  但是容耀没有办法。

  他可以不写出剧本,甚至故事更来不及写。但你真要只是写个大纲梗概,那非常不保险。越是好的故事往往在大纲里是体现不出来的。因为你去浓缩很多经典影片的大纲梗概其实就是那么个普通故事。

  备受享誉的《肖申克的救赎》。只是写梗概大纲怎么描述?

  一个受了冤屈的银行副总裁进了监狱,然后花了二十年挖个洞逃走了?

  容耀选好这个题材是为了对应乘天娱乐的。平行空间艺人和作品都对不上号的情况下,败也小说成也小说。

  因为原创小说角色名字在这一世居然是真人然后被告了,但容耀也找到了基准去对应。投其所好才保险。解铃还须系铃人,既然是侵犯梁媚的名称权,那么就用一个好的故事剧本大纲,量身为梁媚打造一部仙侠大戏。

  这诚意还不足够吗?

  只要对方有点专业判断都不会错过这个剧本,尤其还是对应他们公司对应梁媚个人的投其所好。

  于是他将这个故事的背景,人设,时空设定,等等记录的非常详细。然后还串联在一起通俗易懂看得明白。

  比如四海八荒是个什么环境,神啊仙啊,还有等级啊,能力啊,种种一切,还有人物关系线。

  这不是一个大纲能完成的。

  尽管如此,容耀也没法详细全部写完,只是大致完整了。

  然后容耀不得不……重点来了。

  容耀这么谨慎的性格,前世文抄类型都没写过,这一世更是如此。

  他虽然没有在网上找到这本书的小说,也没有过影视剧。但是保不齐呢,说不定谁正在创作的情况下,撞车怎么办?

  他觉得这他都考虑到了,他简直是个天才。

  于是他特地将名字也改了。

  三生三世桃花酒。

  遣词造句也都用了自己习惯的写作风格甚至标点。甚至很多词语是这一世还没流行的网络用语。

  正因为是古装仙侠,带上网络用语,不可能撞车了吧?

  比如杠精,比如佛系,比如锦鲤。这几个关键词在这一世都还没出现呢。

  当然这只是小部分,大部分,上一世的十里桃花大火,也因此让凤九这个角色和东华帝君的情感线火热。然而实际上来说,十里桃花小说是没有东华帝君和凤九情节的,要在枕上书里有。但是电视剧拍摄是更改了剧情,可能当时为了吸引观众丰富情节也可能为了捧那谁,故意把枕上书两人的感情纠葛加进桃花里。

  这一世连小说都没有,容耀反而把还没出现的小说和电视剧里的人物和情节,大篇幅加进桃花酒里。

  还有东皇钟改成混沌钟。前世他就觉得这里有病,东皇钟是因为伴生东皇太一才得名。你架空借用也要遵循一下逻辑。

  还有一点就是容耀比较有强迫症嘛,总觉得白浅的三世都该和夜华有关系。一个离境太抢戏了,感觉不够格。

  应该是第一世司音和墨渊战神的暧.昧师徒情,毕竟小说里墨渊战神也是将司音当做少绾。那么就这么设定,然后第二世素素和夜华,第三世是白浅和夜华。

  反正演员都是一个人,墨渊战神本来和夜华的元神就是双胞胎兄弟。这样当然除了容耀自己的魔改,更主要也是为了不和原创重合。

  而且没有小说的情况下,4S桃花酒是17年上星播放,包括制作拍摄也最早延续到16年的话,此刻才14年,怎么都不可能出现。

  简直是谨慎稳妥到家了。

  毕竟前世网络穿越小说很多主角文抄的时候干脆就是拿来就用,哪有像他这样仔细上网查,确定该出现的作品都没有,都没出现。还要这么魔改这么谨慎的?

  只是中途有个小插曲就是,容耀写到一半房东好像回来了。还过来敲门来着,容耀没敢答应。灯和电脑赶紧关上。房东敲了一阵以为他不在,就走了。

  容耀赶紧偷偷跑掉,用剩下的没多少钱,连着在网吧包夜,白天也一直在,吃喝拉撒睡就在网吧。

  起初网管没当回事,这样的人虽然随着个人电脑普及,越来越少了。但早几年有的是,别说几天,连着一个月的都有。但奇怪的是,那些连着包宿包月不回家的,都是玩游戏。

  这位居然是码字?!

  偶尔谁过去看一眼他还慎重的切换页面回头瞪着看他的人,问几句他写什么呢也不耐烦。

  容耀干脆就换了包间,这样更清净。

  重新都弄好之后,仔细,再次将自己小说的大量关键词到网上再次搜索查找。

  那前世和今生都有的作品就是都有,比如星爷发哥的早期经典作品是有的。而且时间是对得上的。但没有的,就是前世今生都没有了。

  他很确定之后,深呼吸,将一切都存好然后打印出来。

  然后在网吧好好睡一觉,早上趁着房东上班之际,偷偷回到住处洗澡刷牙刮胡子换一套干净衣服,也就是此刻带着一切资料,来到嗨宁法苑,找到王砝关。

  “不然你先看看?”

  容耀要打开包,示意王砝关。

  王砝关失笑:“我会看什么?”

  看看手机:“而且没时间了,我们现在就去吧。”

  拍拍容耀肩膀:“放心,我保证一定让你见到他们主管。”

  容耀诚恳道谢:“不是不敢送礼,我都想找机会谢谢你。”

  王砝关笑:“我不是帮你,而是如今执法要人性化。和谐社会嘛,这是上面提倡的。”

  伸手示意:“别多说了,这就走吧。”

  一起出去,王砝关开着车,载着容耀就朝着乘天娱乐而去。

  抵达的时候才十点。正好。

  或许容耀的“外貌”的确给人容易留下深刻印象,所以前台接待那个女孩居然认出他。

  容耀少有的,点头笑了笑,主动上前:“你好,我们……”

  这样主动,这个笑容,女孩下意识还有点脸红。那天还大闹公司记者会来着,今天就这么温和,反转有点不适应。哪怕还是那么帅。

  王砝关上前:“我是嗨宁法苑的砝关,我姓王。负责你们公司的一个侵权案子,和你们宋总沟通过。你打电话确认一下。”

  接待女孩看看容耀,拿起电话拨打。说了几句之后,挂断伸手示意电梯,嘱咐他们去三楼。

  两人一起迈步进去,电梯门刚要关上的时候……

  “等等!!!”

  容耀听到,下意识按住电梯,没多久听到脚步声。

  然后容耀愣住,看到进来的人,不由笑着:“你也来了?”

  黎若婼。

  只是黎若婼看到容耀,眼神复杂,低头没说话。

  容耀不解,不过王砝关在,他也没好多说。等到到楼上的时候就要出去,容耀示意王砝关:“抱歉,我有点事,一会我过去。”

  王砝关看着容耀和黎若婼,点点头:“快点啊。”

  说完就走了。

  容耀叫住要走的黎若婼,不解开口:“怎么了?”

  随即看着周围:“对了汤姐没来啊?你俩都是形影不离的。”

  黎若婼回头,看着容耀:“你闹完记者会那天……她被开除了。”

  容耀惊愕:“你说什么?!”

  “容耀!”

  那边叫着容耀,王砝关在门口的时候,宋一瑶也已经在了。

  容耀不能耽搁,却是看着黎若婼:“是因为我的事牵连的?”

  黎若婼摇头:“不算是。”

  容耀直接开口:“那就当是吧,你现在叫她来,我能解决一切。”

  黎若婼不解看着他:“你怎么解决?”

  “容耀!”

  王砝关皱眉又叫了一声,容耀往那边走,示意黎若婼:“相信我。我能解决的,让她来。”

  黎若婼张张口,看着容耀的气质还有情绪真的很轻松甚至自信,她不确定自己给媚姐写了信就石沉大海,容耀如果有解决办法,早就用出来了。

  ————

  “你好,王砝关。这位是我们宋总,宋一瑶。”

  “你好宋总。”

  “请坐。”

  这次不是上次休息室了,而是休息室旁边那个大会议室,宽敞明亮。毕竟嘛,总归人家代表的是法苑。娱乐公司不免要和这些税务啊,法律等机构打交道的。

  都是一个系统,要给予一定尊重。之前敷衍只是针对容耀,现在人家既然主动来了,她是不相信会偏帮什么的。至少判决前一天,还有什么戏唱。

  宋一瑶长得很漂亮,虽然比不上明星。但是三十岁的年纪,已经不错了。只是棱角稍微有点……就是俗称的凶相。

  但是长相不能说明什么。

  互相坐下,就三个人,开门见山。

  “王砝关真的亲自来了?”

  宋一瑶扫了容耀一眼,从始至终招呼没打当无视。不过容耀不在乎,等着进入主题呢。

  王砝关也能感受到宋一瑶对容耀的态度,想了想,示意宋一瑶:“这样,我来说好吗?”

  宋一瑶点头,王砝关开口:“不出意外,还款期限今天就到了。容耀肯定没法凑齐18万还你们,明天就要强制执行。那么今天是我最后一次过来给你们沟通协商,耽误你点时间,你别介意。”

  宋一瑶开口:“没什么。最近忙着上市,不久之后我们公司也要搬到苝京。我们公司也想趁早把这个官司敢拍妥当。”

  看了容耀一眼,宋一瑶开口:“不过那天短暂见面你说什么剧本的事,我没二话就答应了。其实我们也有诉求,今天给王砝关面子我见你一面谈所谓的剧本,成还是不成……”

  看向王砝关:“您得答应我,以后像闹记者会的事,不要再发生了。知不知道如果最终真的闹出事,对我们公司会造成多大损失?那真不是几十万的事,王砝关您应该理解吧?”

  王砝关点头:“从起诉开始到判决后,我一直和他沟通比较多。今天也带他一起来,不是说偏帮谁。而是我觉得,即便你们公司全占理,起诉和索赔也都不算过分都正常。但是终归考虑到被告方的年龄,还有孤儿身份,以及经济能力。大家都互相宽容一些。”

  指着容耀:“他呢,从开始态度就好。你们起诉的一切,名称权被侵犯,他都承认。包括你们说即便他来闹你们记者会,终归也是你们公司先搅黄他工作。讲仁权是如今国际上的大形势。尤其很多国家总是诟病我们这一块。”

  摆手示意:“现在这些都不说了。就谈今天要谈的事,我讲过成不成这都是基本最后一次。”

  宋一瑶笑了笑,容耀在一边反正先听着。

  指着容耀,王砝关开口:“他剧本已经写差不多了,现在你就看一看。如果满意的话可以继续谈,不满意就不多说。”

  宋一瑶第一次正视容耀,仔细打量。

  随即……就笑了。